实拍工棚里农民工的现实生活 工棚里尴尬的夫妻生活

工棚里的原始欲望

2016-1-25 14:58:24

  


【导读】:周安秀,四川广安人,25岁,结婚六年。夫妻俩干包工抹内墙,一天能挣到400多元。以前在电子厂上班,在厂里打工觉得攒不下钱,索性跟着丈夫来到工地干建筑。有时每天凌晨四点钟就要开工,中午在工地上吃饭,晚上7点钟才能下班休息。   柴星陶,贵州凯里人,24岁,木工点工,随丈夫干建筑3个...

  

  夜晚的工棚 走近农民工的现实生活

  周安秀,四川广安人,25岁,结婚六年。夫妻俩干包工抹内墙,一天能挣到400多元。以前在电子厂上班,在厂里打工觉得攒不下钱,索性跟着丈夫来到工地干建筑。有时每天凌晨四点钟就要开工,中午在工地上吃饭,晚上7点钟才能下班休息。

  

  柴星陶,贵州凯里人,24岁,木工点工,随丈夫干建筑3个月。一天工作9个小时,挣120元。柴星陶说:“以前在浙江的玩具厂上班,不加班每月能挣2000多元,加班能挣3000元,工厂里不自由,晚上一般都要加班,现在晚上可以出去玩,家里有事,可以随时走。”

  

  工地宿舍一般是铁皮的活动板房,夏天暴晒后里面闷热难耐。两名女工嫌工棚太热,直接在工地上午休。目前我国女性建筑工人已占10.18%,而女工们来到建筑工地的原因主要是钱多和管理相对自由。

  

  杨凤琼,四川广安人,46岁,在工地负责平整浇筑的混凝土工,混凝土没有浇筑完,工作就不能停,经常烈日当空的正午也要干活。女建筑工人常说,女的干建筑这一行必须能饿,能吃,能受累。

  

[1] [2] [3] [4] [5] 下一页

编辑精选
娱乐焦点
悦图